接连看到几个友友在说摩托车,也想说一说。

  很小我就在捣鼓摩托车。

  最早的时候是被称之为中国民用摩托车的开山鼻祖的一代神车嘉陵50,还记得当时嘉陵50还有两个脚踏板,和现在的新国标电动自行车一样。然后就是嘉陵70、嘉陵125。。。

嘉陵50

  不过,那时年纪小,每次都是趁家长不在时偷着骑。

  摩托车不愧是肉包铁,见过很多大胆的骑士倒在了它身上。包括我的死党,熙,一个从小到大都非常义气的伙伴。在他生日那天,骑着他心爱的小摩托倒在了一个大车下面。

  有20几年了,时不时还想起他,那是一个年轻而又无所畏惧的脸庞。

  在那个盲目自信的年轻时代里,我在摩托上受过最大的伤是个烫伤,当时人比车小,车子要倒了,去扶,脚被排气管烫了个大泡,时到今日,留下的伤疤还像一块膏药一样提醒着我。

  重庆是个摩托之都,一个不禁摩限摩的城市。曾经的摩帮大本营,嘉陵(嘉陵本田)、建设(建设雅马哈)、宗申、隆鑫、力帆等,多少耳熟能详的品牌在这里诞生。但重庆的马路对摩托车却不算友好,路窄弯多,没有非机动车道,也很少有辅道。近些年,为了畅通,好多地方还由2车道瘦身成了3车道。每每看着骑手们在车流中穿梭,感觉即飒又险。

  成年之后很少骑摩托,对于摩托车现在的感觉很熟悉也很陌生。

  说熟悉,不是因为会骑车,其间帮叔父做过一段时间摩配批发生意,各种配件及功能都有所了解,卖过的摩托配件少说也有几个集装箱吧。

  说陌生,感觉现在的我,对它却没有一点激情。只是有驾照,却对它没有了特别的兴趣。

  大概我从来没有真正用心了解过它。

菜园坝
(图片是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)

标签: 摩托车

已有 31 条评论

  1. 骑了差不多十年摩托车吧,最惨的伤跟你一样也是烫伤,爬山带人,急弯没转好,车要倒,脚不知怎么伸到发动机前的排气管上了……几次摔伤虽然都留疤,但严格来说也不算重。有次下乡驻村路上摔了,药都没擦就那么在乡里混了两天自然结痂;有次晚上出去浪摔了,第二天拖着伤腿去三峡旅游了。后面的五、六年没摔过。买车以后也不愿意吃摩旅长途的苦了,更愿意开车,所以今年还是换了小踏板,居家带娃更方便些。

    1. 没有几道疤都不敢说自己会骑摩托。😁。开车最终自动档,摩托最终小踏板。哈哈

  2. 我小学一年级的体育老师就有一辆嘉陵70应该是,成天被校长指使着去教育局跑腿,然后我们体育课就放羊。
    据说八十年代我们市第一批引进20台大排量摩托车,上了本地新闻。十年后回访,9死6残。

    1.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,让它牵引你的梦~ 来自《天若有情》,红色的摩托载着白衣飘飘的少女是多少小少年的梦。

  3. 重庆的摩托确实不少,好多都是这里生产的,我最近也在看摩托车,看得眼花缭乱的,也不知道选啥样的,万把块的摩托,好像没啥可选的。

    1. 你的目光是公路赛。嘿嘿,车手最终的归宿还是小踏板。😁

  4. 嘉陵50看成一代神车,还有幸福250摩托车,到村子里收猪的都骑这两种摩托车。还在小学时就想早点能骑摩托车兜风,有时候趁大人不在,爬到支在那的车上,拧紧油门空跑。

    1. 对的。一代神车,皮实耐用,小毛病基本上自己都能修一修。

  5. 依稀记得第一次骑摩托是初二,家里买了量男装摩托,跟我弟偷偷推到小学操场学开了起来,全程自学,根据以前看大人开车的动作记忆自学,却是年轻无畏,现在肯定不敢了。也有过1-2次比较惊险的开车经历,慢慢觉得女装摩托车慢点开安全一点。

    1. 是啊。我还记得,开始时离合、挂档、油门不协调,有时候松快了,直接一冲就出去了。

  6. 你们那边摩托车需要驾驶证吗?我们这现在实行了摩托车专用驾驶证,600元考证费,只能骑摩托车,不能用于电动两轮车、电动三轮车和摩托三轮车。

    1. 需要驾驶证。需要E或D照。E照可以两轮的摩托车与两轮电动车。

  7.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

    1.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,我马上就到家了。

  8. 小時候媽媽摩托車載我摔過跤,疤還在身上呢,是真的很危險。

    1. 所以有个外号叫 肉包铁。

添加新评论

🌹 😀 😁 😂 😄 😅 😆 😉 😊 😋 😎 😍 😘 😴 😚 😷 😱